归旅人

emmmmm……

【酒茨】娱乐圈的故事(3)

想不出题目,顶着这个愚蠢的标题写到结尾算了……翻翻大纲好绝望,第一个故事连一半都没有写完……QAQ


本章副cp狐跳,狐跳狐跳狐跳,注意避雷


【1】【2】在这里







【3】




开启导演模式的惠老爷子和平时派若两人,只见他举着大喇叭在场下又跳又骂,恨不得冲上来在演员头上挨个狠狠敲个遍。简单一场戏拍了六七次也不成功,众人脸上明显有了疲态,也没人有心思说“不要气馁”等场面话。再一次失败过后,场上除了工作人员搬运道具的声音外,只有惠比寿依然中气十足的嗓音:“重来!重来!你们演没演过戏,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都比你们强!”

 

那你去大街上随便拉个人好了,何苦一把年纪耗在片场和我们置气。酒吞顺手从道具果盘里拿了颗樱桃,边啃遍看着惠比寿骂人。说起来剧本上原本写好的水果是桃子来的,可惜重拍次数太多被酒吞吃完了,工作人员只能偷偷摸摸换了盘水果过来。这也就是欺负惠比寿年纪大了老眼昏花,要是被发现了,酒吞毫不怀疑又得落顿臭骂。

 

惠比寿气哼哼数落半响,看这几个演员是真的状态不好,也只能暂且放弃。他大手一挥把人全都赶走,指着旁边对戏的男二女二道:“你们先拍,给这帮不开窍的做个示范。”

 

他点的两人,分别是当红偶像歌手妖狐和童星出道的跳妹,他们不单扮演的是一对儿欢喜冤家,更是因剧生情,处在热恋阶段。也正因如此,二人本色出演,在角色体现上各自有了飞跃,常被惠比寿当做优秀模板。

 

于是乎一帮人灰溜溜的被赶下来,众星捧月般围着女主演,全都站的离酒吞很远,对他的排斥都懒得掩饰。助理们则在旁端水扇扇子伺候着,生怕艺人被惠大导演气出个好歹。

 

酒吞倒也看得开,想来他天降到组,也不知挤走了哪个倒霉演员,能得到好脸色反倒奇怪。他对冷热没概念,方才演戏吃够了水果也不觉得饿和渴,有人理没人理也没什么区别。他乐得清闲,拿出手机开始敲字:你说的对,惠比寿果然可怕,没演好,被骂了。

 

编辑完消息,酒吞读了读,想到茨木似乎相当尊重这个导演,于是在惠比寿三个字后面补上了尊称;又觉得“可怕”这词用得不好,想他从小到大怕过谁啊,便改成“严格”;但是如此一来气场弱了很多,和被老师骂的小女生撒娇似的,干脆把前半段都删了。

 

最终发过去的微信定稿为“没演好,被骂了”,既能表明自己的状态,又不怂不拽,简单明了。酒吞对此挺满意,他把手机调成振动收好,按照惠比寿的吩咐,认真揣摩起演技来。

 

电视剧实景拍摄的部分不多,场景布置格外简单,工作人员不多时便搭好道具,二人正式开始拍摄。

 

户不对盘的人不凑巧在小桥两端撞个正着,彼此皆轻哼一声,就要装作陌生人般视而不见,偏偏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不由自主停下脚步。转过身,烟雨朦胧中,对面那人也做出相同的举动,双目交汇间,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之中。

 

跳妹所饰演的魔教教主,妖冶与狠毒的表情恰到好处,眼中的深情却掩饰不住。扮演武林盟主的妖狐演技虽然逊色些许,但一举一动无不表明他对眼前的少女实在爱到骨子里。

 

拍剧不比看剧,少了后期的特效加持,本质是很无聊的工作。酒吞看了片刻,只觉得他们能演好戏全靠的是代入现实了感情,没能学的东西,他不想再关注他们,又不好太打扰茨木,整个人因无事可做而开始烦躁起来。

 

老头子麻烦事太多,东不行西也不行,烦;临时同事们叽叽喳喳太闹腾,距离够远还能听见女主角尖笑,烦;茨木不回微信,尤其烦。他掏出手机翻看和茨木的历史消息解闷,时不时还要翻回到最后,生怕错过了最新消息——不要说振动模式下收到微信手机会震,万一网断了呢?信号不好呢?手机坏了呢?

 

总而言之,酒吞的心情糟糕透了。

 

 

负面情绪在妖狐过来的时候达到了顶峰。惠比寿一句“休息五分钟”还没说完,他就径直朝向酒吞走来,哥俩好的想要搭肩膀,被酒吞躲开了。

 

“嘿哥们儿,我刚刚在旁边一直看你来的,演的真是,太棒了。我完全被你吓到了!”妖狐像是没有意识到对方的拒绝,坚持要凑过来。

 

“嗯。”

 

“老头儿一定没说你吧,他和我夸你可是夸了半天。要我说老头儿可真够烦人的,要求也太高了,可怕。”

 

“嗯。”

 

“我是妖狐,认识一下怎么样,”妖狐突然凑近身体,用眼神示意女主角的方向,“和他们相处不好?巧了,我也是,看来交朋友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嗯。”

 

“哎,天气可真热,我嗓子都快冒烟了。”妖狐的长篇大论被接连几个“嗯”字堵得死死的,又不愿意离开,执着于没话找话。酒吞瞥眼对方干裂的嘴角,忍不住想问他为什么缺水都堵不住你的嘴。

 

恰巧跳妹拿着两瓶矿泉水小跑过来,一瓶递给酒吞,一瓶塞到妖狐手里。妖狐接过瓶子拧开,却递回给跳妹道:“慢点喝,蹭花了妆惠老爷子又要骂人了。”

 

酒吞不知道网上有无数种吐槽可以形容此刻的情况,他只觉得自己站在这对情侣对面十分不爽。妖狐对他的兴趣在跳妹来后便减少了大半,他正打算装作四处转转的样子不着痕迹离他们远一点,跳妹却开口叫住他:

 

“哎,哥哥稍等一下,请问你是传说中和茨木很熟的酒吞吗?”

 

妖狐在旁边捂住脸,发出一声长叹。

 

“对,我是。”酒吞好奇他和茨木那点儿交情究竟在圈里被传成什么样了,一个两个都来打听他。

 

“很高兴认识你啊,茨木给我们看过你的照片,但是你比照片里还要帅多了!”没有人不喜欢被夸奖,何况跳妹绝对是今天所有人里最真诚的那个。酒吞莫名畅快多了,提起来稍微和他们聊一下的兴趣。

 

“你也不错,”酒吞顿了顿,总觉得在妖狐面前夸他的女朋友有些奇怪,赶紧补充上一句,“我是说,你们演的很棒。”

 

“多亏了茨木的指点,他对角色的解读相当深刻,和他聊过之后感觉受益匪浅。”跳妹回答,她是表演专业,对茨木这样的演员相当推崇,“可惜我和妖狐叔叔来晚了,没能看到你的表演,我想那一定很精彩。”

 

妖狐听到“叔叔”两字,小小声低估了些什么,把脸埋得更低了。

 

“要让你失望了,我是第一次演戏。很遗憾,你恐怕看不到精彩的表演了,只有惠比寿花式骂人,愿不愿意听?”

 

跳妹笑起来:“别这么说,副导演就是看起来凶,刚刚还在夸你呢,说你有灵性。”

 

说到一半,有人跑来通知继续开工,妖狐赶忙在跳妹还要说出什么打他脸的话前把人领走,跳妹半路上回头喊:“让茨木帮你对对戏,会有收获的!”

 

酒吞把话记在心里,正犹豫是否再给茨木发条消息的时候,听见远处扮演女主角的演员抬高音量道:“装腔作势的婊子……”

 

他皱皱眉,不知道对方指的是谁,也懒得搭理。

 

 

妖狐和跳妹的状态正好,几场戏拍下来效果极佳,有些较难演绎的地方甚至能一次过。惠比寿原意不过是帮主角这边的演员找找感觉,此刻也完全遗忘了等待的众人,沉浸在拍摄中。

 

这可苦了酒吞等人,没有导演的吩咐,连最刺头的女主角都不敢随意卸妆,她坐在椅子上,后背却不敢往后靠,生怕弄乱了头型和衣服。眼下正是最热的时候,尽管有助理不停扇着扇子,也不过是热乎乎一团风糊在脸上,难受的很。

 

酒吞就更别提了,他倒不是娇生惯养的人,投奔茨木之前的生存环境也很艰辛,但是商场再怎么如战场,和真枪实弹在太阳下拼命到底不同。他被冷落在一旁,蹲也不是靠也不是,全凭心底一股气撑着留在拍摄场。

 

时间被拉得极长,阳光在头上铺散开,视线所及之处是白茫茫的一片,惠比寿的吼叫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高高低低听不真切,对话声,拍摄声,工作人员的交谈声,道具移动的摩擦声……交织在一起,嘈杂沉闷,好像酒吞和外界被无数个透明玻璃罩隔开,那些声音穿过无数层阻碍,落在耳边的时候早就被屏蔽干净了。

 

等到酒吞终于缓过神来,第一天的工作已经悄声无息的结束,导演组和演员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纷纷离开了现场,只有工作人员快速安静的收拾着场地。他在原地站了那么久,没有人喊他休息,没有人喊他卸妆,也没有人告诉他下班了,仿佛他是个会隐形的人。

 

酒吞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荒废了整天的时间,被导演责骂,被同行嘲讽,被工作人员冷落,而成果只是拍摄出几条没用的垃圾。

 

他取出手机看时间,顺手划掉无关紧要的消息和广告提醒。被清理过的锁屏干干净净,背景是茨木最新得奖电影的海报。酒吞这才想起来仍旧没有收到茨木的回信,想打电话过去,却累的连手指都不想动。

 

他站的地方太空旷了,夕阳照耀下的红发变得暗淡起来。晚风吹乱了酒吞的衣服,像是有人在小声呜咽。风太冷了,尽管残留着阳光的温暖,吹在身上依然是刺骨的;阳光也不好,只会晒得人头晕脑胀。

 

酒吞胡乱想着,裹紧外套缩起身,慢慢向车站的方向走去。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