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旅人

emmmmm……

【酒茨】娱乐圈的故事

【1】←_(:з」∠)_


我觉得需要定个目标自我要求,比如一周三更……【不,就是随便说说别信







【2】


等到酒吞替嘴里叼着一串鱼豆腐、手上攥着一把羊肉串的茨木打开门,距离通话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来小时。他强迫自己转过头,不去细想这段时间里茨木解决的肉量能否抵得上头小羊,然而油腻的香气坚持不懈往他鼻子里钻。

 

酒吞一脸嫌弃的把茨木推进屋子,回身招待另两位客人。

 

大天狗努力咽下嘴里的肉,含糊不清道:“小区虽然脏乱差了一点,烤串倒还是挺好吃的。”

 

红叶点点头,从大天狗手中又抽了一串:“附议。”

 

……

 

现在把这三个烤串星球派来打入人类内部的间谍赶出地球还来得及吗?酒吞暗自咬牙,放他们进门。

 

 

小公寓可怜到四把椅子都凑不出来,酒吞和茨木坐在床上,红叶和大天狗在他们对面,中间相隔一张桌腿儿短得要命的破桌子。文件放在上面,身高最矮的红叶也要弯下身才能看得清上面的字:

 

阴阳师。

 

“这是晴明想拍的电影?你们娱乐圈明星不少啊,和我有什么关系。”酒吞翘着腿,硬是把单人床坐出了王座的感觉,“没兴趣。”

 

“拽什么拽啊,又不是邀请你做主角。”大天狗对他倨傲无理的态度不满,率先嚷嚷起来。

 

红叶解释道:“准确来讲是晴明策划的最后一部。他很快就要退圈,和博雅专心公司方面的事情了,才想在临走前汇集所有认识的朋友拍这个电影。这是个群像剧,除了四个主角外都可以算友情串场,不会占你们太长时间的。”

 

“我们?”酒吞无视了大天狗,精准的从红叶话中抓住重点,在一旁专心啃肉串的茨木听懂了言外之意,稍稍坐正了些,“茨木也要拍?”

 

“当然有为他打造的角色,平安时代最强大的鬼王和他忠心耿耿的下属,这两个角色满意吗?”

 

“邀请我可要做好准备,出场费可是很贵的。”茨木嬉皮笑脸的回答,把厚厚一摞资料收了起来,“等我先看看剧本再回复晴明。”

 

消息已经传达完毕,红叶不多做停留,起身便要告辞。大天狗犹自嚷嚷要和酒吞单挑,被红叶不动声色哄到门口。临出门前,他才反应过来此行的任务,握住门框不肯向外半步——

 

“酒吞!你大爷的!你到底答不答应!”

 

红叶一巴掌拍他头上,示意对方安静,不要把邻居招来。小区鱼龙混杂乱的厉害,要是被有心人拍照卖给报社,造成的风波不用动脑子就能想象的到。

 

“你着什么急,总要给他点时间考虑清楚。”说话间,红叶的目光在酒吞和茨木身上绕了几圈,颇有暗示性。酒吞慌了一瞬,偷偷瞥了眼茨木,确认他没有察觉话中深意,赶忙快走上前拍上门。

 

 

茨木当晚住在酒吞家,美其名曰照顾发烧病人。至于他一不会做饭,二不会打扫,全程被“病人”照顾的飘飘然忘乎所以等等后续,不提也罢。

 

第二天酒吞醒来的时候,房间只有他一个人,桌子上茨木买的早餐已经冷了。酒吞本身起的不晚,可见对方究竟走的多早。

 

酒吞有些心疼,但是他尊重茨木的热情,每次谈到工作的时候,他的眼睛都在发光。

 

酒吞草草解决了早餐,准备奔赴自己的拍摄场地,临出门前在心里默默想着剧本。

 

《安宁公主》,这个由当红网络小说改编,听起来就相当玛丽苏的电视剧正如其名,讲述的是武功高强、文采艳艳、机敏过人兼之无双容颜的安宁公主如何凭借天分与努力,从亡国之奴步步攀爬,得以报灭族大仇并成为新国的女皇帝的故事。

 

小说很三俗,能吸引读者的自然不是剧情。除了围观女主角不断打脸的快感之外,落笔的重心在一众男后宫之上:天真活泼的手下,意气风发的大侠,邪气俊美的教主,清冷孤高的神医,温柔体贴的丞相,腹黑霸道的皇帝……总有喜欢的类型。据说在小说连载的时候,就有读者因为cp冲突线下约架。

 

电视剧更是牢牢抓住小说的精髓,甚至发扬光大,具非官方统计,剧中原有内容加上原创部分,可以成为卖点的男角色竟然高达二十多,其中不乏茨木、大天狗、妖狐等当红明星。

 

不仅如此,它还少见的采取边拍边播的形式,整个剧组十分放飞自我,时不时搞一次男神人气排名,并以此时刻调整剧本,甚至还会让粉丝点名出演人员,在年轻人之中掀起一阵热潮。像茨木和大天狗这种级别的明星本来是不会演电视剧的,奈何呼声太高,干脆当做粉丝福利客串了一集,引得一帮少年少女在电视面前尖叫不止。

 

酒吞却是被塞进剧组的关系户,身份是仅出场几集的炮灰“山大王”,负责在全剧结尾处刷一刷公主魅力值。导演组显然对这个新人不抱有过多期待,又不好得罪人,才特地选了不需要过多演技的角色给他。换句话说,酒吞只需要刷刷脸,耍耍帅,演技上的不足都可以归结为面对佳人的手足无措。

 

那边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偏生遇到的是个不省心的主。酒吞扪心自问对演戏没兴趣,他千里迢迢跑回国为的无非茨木二字,也不愿浪费精力在七乱八糟的脑残剧上。只是这人天生一根反骨,剧组越是不重视,反倒越能激起他表现的欲望。

 

他选了身价格适中的休闲西装,对着镜子整理一番,确保自己衣着正式,又不过于引人注目的像个砸场子的,这才给茨木和助力分别发了条消息,打车早早到了拍摄地。

 

 

惠比寿到场的时候,剧组大半成员都没有来。他皱紧眉头,很是不满现在的年轻人轻浮散漫的作风,瞧瞧电视上所谓的明星,除了脸蛋还不错外有半点可取之处?表情比木头人还僵硬,台词念的和阅读器一样。

 

老爷子正气哼哼的想着,余光突然瞥见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坐着个人:

 

那人的衣服实在别扭,偏偏说不出奇怪在那里。惠比寿眯着眼睛打量半晌,恍然大悟问题不是出在衣服,而是穿着西装的人上。

 

酒吞故意把原本合身的衣服扯的拧巴,显出不修边幅的痞子样。他的气质却是排山倒海般压倒一切,每个注意到他的人都难免为此折服,下意识认定他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既然人没有问题,可不就是衣服的别扭了吗。

 

酒吞此刻完全入戏了,他垂头俯视,管他什么安宁公主一国之君,在他的地盘上,只有自己才是主宰:“你是皇上?呵,屈尊于我这小小山沟,真是委屈,委屈了。不如我将此地改为真龙山,才勉强配的起您这真龙天子啊!”

 

有天赋,可惜基本功太不扎实了,惠比寿摇摇头,他对年轻一辈不太熟悉,自然不会知道这是酒吞首次演戏,不然一定会将对方抢过来悉心指导。他回头看看工作人员差不多来齐了,便招呼酒吞去化妆。

 

 

酒吞在化妆师要求下坐好,小姑娘用刷子在他脸上和身上涂涂抹抹,不时抬眼偷看他,仿佛想说些什么。

 

酒吞在化妆师要求下坐好,小姑娘用刷子在他脸上和身上涂涂抹抹,不时抬眼偷看他,仿佛想说些什么。

 

酒吞不想主动理她,既然对方不开口,便无视掉这个大活人,专心摆弄手机。他收到不少消息,一半是茨木发过来的,另一半是其他人。

 

酒吞先翻查茨木的消息,排除无用的吹捧和跑火车,只有一条他比较在意:

 

副导演是惠老爷子,他这人一向挺轴,对演员要求又高,挚友你犯不上和他计较,就当尊老爱幼,听几句完了。老爷子水平高,手底下出过不少好剧,要不是得罪人也不会被打发到这儿来。挚友多听他指点,对提高演技有很大帮助。

 

没觉得他脾气不好啊,酒吞有些困惑,但是看茨木的语气明显是被骂怂了,也开始担心起来。他顺手回了个句号表示知道,才开始看其他人的消息。

 

小姑娘终于酝酿好情绪,怯生生开口了:“那个……先生,请问你和茨木很熟吗?”

 

“挺熟的。”

 

“哦……是这样……”

 

声音越来越小,不仔细听根本以为她没有回答。酒吞挑眉,忍不住好奇道:“你怕我做什么?”我长的很可怕吗,明明挺帅的啊?

 

“对不起对不起,因为之前听到组里有人说您是……您是靠抱金主大腿……得到的角色……啊我在说什么,对不起!!!”

 

小姑娘手忙脚乱的解释半天,越说越不对,整个人恨不得能缩成团钻进地底才好。酒吞看着好笑,也不安慰她。对方调整好情绪,暗自深呼吸,捏捏拳,估计是觉得再丢脸也不过如此,居然破罐子破摔般重新开始勾搭。

 

“请问您能帮我向茨木要签名吗,拜托拜托,我喜欢他很久了!可以签在照片上吗,我有好多照片,平时都放在包里,还有随身带的!”

 

“当然……不行,”对面期待的表情瞬间垮下去,和茨木垂头丧气的时候实在相似,逗起来倒是挺好玩,“不过可以给你红叶或者大天狗的,想要吗?”

 

“要要要要要要要!”小姑娘瞬间满血复活,接连吼了好几声,想了想又得寸进尺的补充:“那晴明sama……”

 

“不行!源博雅也不行,我可不想被坑死。”

 

“哦……”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