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旅人

emmmmm……

【酒茨】娱乐圈的故事(1)

标题没想好先这样……娱乐圈au,(伪)小明星酒吞和(真)大明星茨木,可能会有微量博晴、荒天和其他cp涉及,不影响阅读,会提前预警


ps,没有酒红茨红,也没有神助攻,红叶出场高单纯因为我喜欢她……







【1】



“最佳男主演的获得者是——”主持人故意停顿了一下,以便提名的演员们在无数记者和摄像头面前现场比赛一轮演技,才慢慢补上后半句:

 

“茨木!”

 

被点名的人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一瞬间有些手足无措,经过周围的提醒才记得登台。没有得奖的几位率先送上掌声,毫不吝啬于在最受关注的舞台上展示前辈风范。

 

茨木也是讨人喜欢的类型,他长得帅笑的甜,西装革履站在台上,完全是年轻有为青年的最佳诠释。他抱着奖杯,拿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说道:

 

“没有想到能得奖……谁能最终站在领奖台上并不重要,获得提名的所有演员都很厉害,我有幸得到过其中几位的指点,受益良多。”

 

“能站在这里,首先要感谢灯姐,她的剧本太精彩了,文字感染力极强,看完后头脑中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定一定要演好,让没有看过的观众们能在电影中直接感受到灯姐的魅力。”

 

“其次,感谢晴明和博雅两位导演强强联手。感谢荒川、大天狗、红叶等所有人,和他们演戏很容易进入状态,超常发挥。感谢化妆师、道具师等工作人员,大家辛苦!”

 

“最后感谢我的挚友!他就像一片混沌中明亮的灯塔,虽然初入演艺圈,但是实力超群、头脑聪明。还谨慎冷静的令人可怕!他是注定君临顶峰的人……”

 

场下不时发出善意的笑声,红叶更是站起身鼓掌。镜头随着新晋影帝的发言转动,依次给提到的人镜头。摄影师是见惯大场面的人,饶是如此,听到最后那段画风突变的话也忍不住手抖。

 

镜头落在酒吞的座位,椅子上空无一人,没有那个本应该为友人的成就而庆祝的身影。相机像素不低,即使是远距离扫过去,靠背贴着的白纸上“酒吞”二字依然清晰可见,像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其中满满的讽刺。

 

台上,茨木对挚友的称赞仍未结束。

 

 

酒吞一觉醒来,钟表的时针恰好过五。透过窗帘,窗外有些许光线射进来,狭窄的房间才不过于昏暗。他摇晃着起身,一时间分辨不出是上午还是晚上,拿过手机想要查看日期。

 

屏幕解锁瞬间的亮度相当于拿手电筒直射瞳孔,酒吞昏昏沉沉反应不过来,干脆把手机扔一边闭眼调整。等头脑清醒过来,他再次抬起手机,瞬间被几万条微博提醒震惊了。

 

他搭着茨木和大天狗的顺风车,在两人合作的单元剧中扮演了一个时髦值较高的配角积攒些人气,目前尚处于“听说个这个人”的地位,平日里发条微博稳定在五六百回复,破千的一次还要归功于红叶的转发。

 

酒吞瞪着闪烁不停的微博光标,所以自己又是被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惦记了?

 

不等他打开微博,助理的电话先到了。酒吞划下接听键,不等开口,对面传来撕心裂肺的鬼嚎声吓得他差点儿把手机扔出去。

 

“我的祖宗啊,你可算接电话了,昨天晚上颁奖典礼为什么要中途退场,为!什!么!啊!”酒吞闻言判断当前时间应该是晚上,他嫌弃的把手机拎出自己一米远,里面的吼叫仍然清晰可闻,“真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搞事则已,一搞事便是大新闻,你上热搜了知道吗?”

 

酒吞毫不示弱的吼回去:“不知道!老子发烧了,你有事禀告无事退朝,少拿鸡毛蒜皮点儿小事烦我!”

 

对面原本是气势汹汹来问罪,被他一通怒吼气势先弱三分,听他确实声音沙哑又弱三分,剩下的四分看在有理有据之上也差不多散光了,再憋出的质问格外底气不足:“那你干脆不去,也算是个理由啊。怎么着也不能半途走,又一天一夜联系不上人,这不是等于挂墙上任人造谣吗?”

 

酒吞回答的理直气壮:“茨木影帝提名,我过去陪他。”

 

要是通话有实体,助理恨不得沿着线爬过去咬死他,感情在人家大夸特夸“吾友天下无敌帅气逼人世界第一”的时候溜号就合适了?但是这句话仔细想想总觉得有些不对,加上虽然上了热搜,但事儿本身不大,官方解释一下就行,也就懒得继续纠结。

 

酒吞已经猜出事情大致经过,指挥自己遇事咋咋呼呼的小助理道:“你和那边公关团队联系,出面解释一下就行。告诉他们别惊动茨木,他最近有个新电影要忙,没时间理这些破事。另外少给我擅自加戏,尤其是不要买兄弟情深的人设,烦。”

 

对面很快应下来:“得嘞!顺便老大,你就稍微坦诚点呗,嘴上说着嫌烦,不就是担心被人钻空子骂茨木不关心朋友吗?你放千百个心,那家伙联系不上你,估计都快找到你家楼底下了,回头等他到了,你合个影发微博,我们这边再宣传宣传,准保给你俩狂吸一波粉!”

 

说罢,对面不等酒吞回话,擅自挂了手机。助理年轻没见过世面,好在人挺机灵,很多话一点就透,酒吞便任她去了。听说茨木要过来,他首先反应是收拾下屋子,不过他病还没好,茨木又是个有点零食和饮料就能养活的类型,便不再折腾,躺床上等敲门。

 

 

比人先来的是茨木的电话,天南地北聊了一圈也没到重点。酒吞一面翻着白眼暗骂这波人就和约好了似的,接二连三打电话让他不能消停,一面应付茨木扯皮。在第三遍听到“吾友演技超群打戏精彩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时突然福至心灵。

 

“你他妈……是不是迷路了?”

 

对面瞬间哑火。

 

“真是服了你了,跟着手机地图走也能找不到地方吗?”

 

“地图能把我带回家,但又不能准确把我带回家里的厕所!”茨木小小声辩解,又欲盖弥彰的补充上一句,“挚友,我只是打个比方,没说你的小区乱的像公厕!”

 

“你……算了,我去接你。”

 

“不用了不用了,红叶和大天狗也要过来,说好了等会儿带我进去。”

 

酒吞有些意外:“他们来做什么?”

 

茨木和他同样茫然:“我也不知道,好像说要拍个电影,和我也有关系?”

 

“那就等人齐了再说吧。”

 

“嗯。”

 

被揭穿来电的真相,茨木自己也不好意思东扯西扯,两个人安静下来,却心有灵犀的谁也没有挂断电话。酒吞听见对面背景音一片嘈杂,隐隐传来叫卖声,有个破锣嗓子格外催人尿下。

 

瞧一瞧看一看喽,厂家直销特价甩卖,新鲜出炉的羊肉串,不好吃不要钱!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今个老板高兴,原价三块一串的羊肉串,现在只要五块两串,十块五串!各位客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十块钱买不了吃亏,十块钱买不了上当!

 

……

 

这狗屁不通的叫卖语,全国一家别无分店,铁定是小区正门口摆摊的神经病大爷。酒吞突然感觉头痛得厉害,哪怕是先前忍着高烧去颁奖典礼都没这么难受过:

 

 

“茨木你大爷的,别站小区门口,往里躲躲,也不怕被人认出来!操!你他妈别买羊肉串了,少吃一顿饿不死你!”

 

 


评论(4)

热度(88)